您的位置:主頁 > 國內 > 政務云頻現0元中標 電信“肉搏戰”轉場云計算

政務云頻現0元中標 電信“肉搏戰”轉場云計算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9-03-08 18:02 瀏覽次數:

  日前,江蘇省連云港市政府采購中心發布公告稱,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連云港分公司成功中標連云港市大數據中心一期工程(市政務數據云計算平臺)建設服務,成交金額零元。

  據了解,這已經是今年上半年第四個零元中標的政務云項目,顯然當下政務云市場的競爭已經趨于白熱化,云計算服務商開始近身肉搏,拼起了刺刀。

  超低價中標案例頻現在私有云市場競爭日益白熱化之際,1元、0.01元乃至0元中標的案例早已屢見不鮮,投標者有中國移動、中國電信這樣的基礎電信運營商,也有浪潮、中電長城這類IT系統集成商,更有騰訊這樣的互聯網云服務提供商,可謂千軍萬馬齊分政務云這塊蛋糕。

  然而對于各地出現零元中標政務云項目的事情,外界早有不同的聲音,其中最大質疑聲的就是上述行為是否違法。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規定,政府采購必須有償,投標報價不能低于成本價;《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第五十一條也規定,投標報價低于成本或者高于招標文件設定的最高投標限價,評標委員會應當否決其投標。《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一條規定:經營者不得以排擠競爭對手為目的,以低于成本的價格銷售商品。

  事實上,對于一個項目是否屬于以低于成本價格銷售商品,最終的評判者是評標委員會。而從此前各地發布的中標公告中可以看出,評標委員會并沒有否決零元標書,獨立電信分析師云晴認為,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評標委員會或許認可了投標企業的“項目虧損,在其他項目中獲取收益彌補損失”的解釋。

  即便如此,也不能擺脫惡意競爭之嫌。據中國政府采購網公告顯示,上海移動與云賽智聯股份有限公司、中國電信零元中標的上海市電子政務云項目的金額為1200萬元。此前,騰訊云以0.01元中標的廈門市政務外網云服務項目預算也達495萬元。

  為此某未中標企業內部人員就曾抱怨稱,無論如何削減開支、以最低折扣引進硬件設備,所花費資金也不可能是零元。

  然而奇怪的是,對于各地頻現的零元中標的案例,并沒有任何廠商公開提出過質疑,反而似乎認可了這一競標行為,紛紛效仿。

  零元奪標的內在邏輯盡管外界一直在質疑零元中標的正當性,但是對于云計算企業和招標項目負責人而言,所謂的“零元”中標并非當真不花一分錢,這其中有著很深的套路。

  一種情況就是,項目招標模式僅是單價招標,后期采用先用后付、按實結算的原則進行支付。據悉,上海政務云項目即采用這種模式。

  另一種情況就是,低價中標樹“樣板間”,為此后贏得更多份額鋪路。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各地招標的政務云項目多數為一期工程,試水意圖明顯。若云計算企業能夠在當期中標,后面的擴建項目中標的可能性就會很大。事實上,云計算企業的對弈策略并不新鮮,就是在短期內以利潤換取市場份額,迅速做大規模,為以后規模化盈利鋪路,顯然這是典型的互聯網思維。

  事實上,在云計算服務項目上,互聯網公司與傳統IT企業的理解一直存在對立。互聯網公司沒有將云服務項目僅僅看作是建設數據中心,而是回歸云計算的本質,將云當作一種可調配的服務來提供,而報價數百萬的傳統IT企業的思路恰恰相反。

  為此,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就曾表示,云計算的本質是服務,如果不能夠將計算資源規模化大范圍地共享,如果不能夠真正以服務的方式來提供,就根本算不上云計算。

  政務云藍海正當紅零元中標政務云項目的案例之所以頻現,并引起廣泛關注,也從側面反映了當下政務云市場的火爆。

  工信部印發的《云計算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7-2019年)》提出,“到2019年,我國云計算產業規模達到4300億元”。

  聚焦到以政務云為代表的私有云市場,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今年4月發布的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私有云市場規模達到344.8億元,相比2015年增長25.1%.預計2017-2020年中國私有云市場仍將保持穩定增長。

  政務云市場之所以會有當前這般火熱,與各級政府部門近年來大力推進政務信息化建設不無關系。云計算能夠提升我國各級政府部門的政務管理水平,幫助其挖掘更大的經濟潛力。而隨著中國各級政府部門的云計算平臺的遷移速度不斷加快,由此衍生的資源需求,對政務外網云平臺性能要求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使得政務云業務成為中國云計算市場一塊誘人的蛋糕。

  事實上,這塊蛋糕會隨著各級政府部門政務信息化建設規模的提速,變得更加誘人。因為目前各級政府的云服務平臺剛剛開始搭建,仍處于相當封閉和獨立的狀態。但是隨著未來政務云的規模和運營質量的大幅提升,各個地方政府部門之間政務往來日益頻繁,各自的政務云平臺勢必要打通,在一定程度上實現各地政務信息資源的共享。

  這就意味著,當前跑馬圈地越大的云計算企業,未來在政企云市場份額也會更大,馬太效應將會更加凸顯。

  關注中國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或微信號:821496803我們將定期推送IDC產業最新資訊

  破除數據壁壘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一些地方和部門,就以“維護信息安全”和“技術不能突破”作為擋箭牌,將政務信息視為“私產”,造成了“信息孤島”等現象。

  近年來,政務云在政策引導、技術發展、商業模式不斷平衡過程中逐漸走向成熟,發展勢頭迅猛,產業潛力顯現。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工程師徐恩慶日前在公開場合表示,2016年,中

  針對當下頻現的低價競標問題,栗蔚認為,在云服務商“開疆拓土”野心的激發下,云計算市場惡性的低價競爭凸顯,這對于產業鏈的健康發展百害而無一利。對于千呼萬喚的政務云

  據悉,中國電信對政務云的探索有三點,一是基于云的基礎設施;二是基于云的智慧應用;三是基于云的大數據服務。但是,目前這三點仍然面臨著挑戰。

  近年來,我國政府服務向云計算平臺的遷移速度不斷加快。2016年中國政務云市場總體規模達91.5億元人民幣,比2015年幾乎翻番,2017年至2021年,中國政務云市場將繼續保持快速

大神棋牌受害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