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互聯網 > 互聯網商標爭奪戰:京東騰訊華為等企業踩過這

互聯網商標爭奪戰:京東騰訊華為等企業踩過這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9-10-10 17:36 瀏覽次數:

  近日,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對“輕松籌商標”一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北京輕松籌公司構成侵權,判令其賠償上海追夢公司經濟損失等58萬元。

  案件的起因是,上海追夢公司于2014年9月推出一款基于微信社交圈的籌款工具“輕松籌”,并于2016年6月28日獲準在第35類、38類和42類商品上注冊“輕松籌”文字商標。北京輕松籌于2016年7月21日獲準在第36類金融服務類別上注冊“輕松籌”商標,并將該商標使用在金融服務上。

  上海追夢公司認為北京輕松籌公司未經許可擅自在其網站、微信公眾號“輕松籌”及安卓手機APP“輕松籌”上發布了大量眾籌項目信息,突出使用了“輕松籌”文字,該標識與原告商標相同,且其提供的服務屬于原告商標核定的服務范圍,容易造成公眾混淆,其行為構成侵權,故訴至法院,要求被告賠償經濟損失等共計2000萬元。北京輕松籌公司認為自己使用的“輕松籌”商標不屬于原告商標核定使用服務范圍,故不構成侵權。

  一審判決意味著,估值20億的網絡互助獨角獸“輕松籌”或面臨改名的危機。對此,輕松籌對燃財經表示:我司已提交二審上訴資料,法院已受理,一審判決尚未生效且并非最終認定結果。我司擁有35、36類商標,未侵犯對方商標權益。

  事實上,北京輕松籌和上海追夢公司的事件僅僅是商標爭奪戰的一個縮影。過去,阿里巴巴和京東、人人車和優信、騰訊和華為等多家公司之間都發起過商標爭奪戰。企業之間的商標爭奪還不僅發生在同行里,甚至兩個業務毫不相關的企業也會因為同一個商標對簿公堂。

  商標是企業競爭的武器。借此,企業可以牽制對手業務,并趁機反超,也可以發現潛在的對手。當然,也有企業因為疏忽而陷入了商標陷阱,被敲一筆“冤枉錢”,嚴重的還會導致公司業務受到致命影響。

  在品牌越來越重要的今天,燃財經(ID:rancaijing)梳理了過去互聯網行業的典型商標之爭,期待通過這篇文章讓你認識到商標背后的那些坑。

  離雙十一還有半個月時間,阿里巴巴和京東的促銷戰原本還沒炒熱,一封來自阿里巴巴的通告函卻讓瞬間引爆。

  2014年10月末,阿里巴巴發出通告函,稱阿里巴巴集團已經取得了“雙十一”注冊商標(注冊號碼:10136470,10136420),經阿里巴巴集團授權,天貓就“雙十一”商標享有專用權、受法律保護,其他任何人的使用行為都是商標侵權行為。

  不僅如此,阿里巴巴集團還注冊了“雙十一狂歡節”、“雙十一網購狂歡節”、“雙11狂歡節”、“雙11網購狂歡節”等共計11個和“雙十一”相關的商標,各類商標的注冊時間從2011年開始到2013年不等。

  阿里巴巴的這一舉措,打了當時其最大的競爭對手京東一個措手不及。京東將原定的“雙十一媒體溝通會”臨時取消,并立即修改其傳播文案,就連京東首頁的“雙十一”也馬上變成了“11•11”。

  阿里巴巴此舉遭到了巨大的質疑。業界更多的人認為阿里巴巴有違開放的互聯網精神和公平競爭的原則,借法律之名行壟斷之實。

  多方壓力下,時任阿里CEO的陸兆禧表態:雙十一從來就不屬于阿里巴巴,就像中國電商從來就不屬于阿里巴巴一樣。雙十一永遠都是一個開放的節日。陸兆禧的表態無疑是想告訴大家,阿里傾向于將雙十一商標用于防守性質,而非進攻。

  雖然是防御性質,但是商標在自己手里,隨時可以成為打擊競爭對手的武器。在“雙十一”吃過虧的京東,隨后便開始注冊”618“商標。據相關數據表示,目前為止含有”六一八“文字的商標申請共92件,有73件為京東申請,其余”618“和”6•18“京東分別申請了95件和9件相關商標。

  不過,京東的態度顯然更加開放,2017年,時任京東集團CMO的徐雷在618發布會上向全國媒體宣布,承諾永遠向社會免費開放618商標的使用權。

  2010年11月12日,創博亞太(山東)科技有限公司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申請注冊”微信“商標,并于2011年8月27日通過初步審核,指定該商標用于信息傳送、電線測試版本發布,三天后,騰訊公司也正式向商標局提交了微信圖文商標注冊申請,雙方注冊時間僅差2個月。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終審判決,以商標法顯著性條款為判決主要依據,駁回創博亞太(山東)科技有限公司的上訴,維持原判,騰訊公司由此保住了微信商標。

  在品牌化越來越突出的今天,企業為了獲得更好的經濟效益,使出渾身解數去爭奪市場。而商標,就是爭奪戰中最重要的一顆棋子。

  vipabc的商標糾紛起始于2014年。彼時,ABC外語培訓學校(下簡稱為ABC學校)一紙訴狀將vipabc告上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稱“vipabc”中包含了“ABC”商標、涉嫌商標侵權,要求對方停止使用“vipabc”標識,并且索賠5000萬元。

  公開資料顯示,ABC外語培訓學校創始人劉成于2006年6月申請注冊“ABC”商標,2008年獲得批準,并開始用于學校的教育培訓相關業務。

  從業務范圍來看,兩家企業并非競品。ABC外語培訓學校創辦于1995年,屬于線下培訓機構,體量較小,缺乏知名度。而vipabc屬于在線教育機構,曾一度被認為是在線年請來姚明做代言人后,其名聲大噪。

  放眼全球,帶“ABC”字眼的商標也不少見,比如美國廣播公司ABC、中國農業銀行的ABC、女性用品的ABC等。教育行業中帶有“ABC”商標的公司也很多,比如abc360、ABC在線英語、DadaABC等,在眾多的“ABC”中,為何唯獨vipabc躺槍?

  2013年,一家以青少年英語培訓為主的機構VIPKID成立,其業務和2008年就成立的vipabc構成了同行業競爭關系。

  VIPKID隸屬于北京大米科技有限公司,其董事長暨法人名為米雯娟。巧合的是,據據媒體報道,劉成,亦即ABC商標持有者,乃是米雯娟的舅舅。

  另一方面,ABC外語培訓學校網站上顯示,其隸屬于北京徑成英教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相關資料顯示米雯娟是該公司的股東之一,同時也是該公司的監事。

  而整個事件就是VIPKID發起商標爭奪,而vipabc是對自身商標的一種捍衛,但vipabc并沒有成功捍衛自己的商標。2016年10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做出終審判決,判令上海麥奇公司與北京麥奇公司(vipabc公司主體)停止涉案商標侵權行為,并賠償ABC學校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100萬元。

  終審結束后,“vipabc”更名為TutorABC。同年10月,麥奇教育集團(vipabc主體)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發起了“ABC”商標的“撤三”申請。所謂”撤三“是指,注冊商標沒有正當理由連續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單位或者個人可以向商標局申請撤銷該注冊商標。

  2017年8月商標局發布注冊商標撤銷決定,并于2017年11月發布注冊商標撤銷公告。至此,市場上從事英語教育的機構,以某某ABC、ABC某某來命名的品牌,無商標侵權之虞。

  改名后的vipabc沒有品牌價值的附加,逐漸錯失了市場機會。2018年,VIPKID的估值已經超過了200億,顯然成長為另一個在線教育的獨角獸。

  公開資料顯示,人人車最早的商標注冊是從2014年12月開始,當時注冊的方向大部分是二手車經紀、汽車翻新等業務;

  根據知情人士透露,2016年上半年,人人車在融資時,有股東收到了匿名郵件,指出人人車的發展存在商標方面的問題。

  巧合的是,優舫(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3月,是優信集團下面的科技、大數據公司,該公司擁有一個重要的商標,該商標注冊時間為2014年5月,具體為35類計算機數據庫信息系統化領域的商標,其商標注冊范圍是:“成本價格分析、在計算機中進行數據檢索(替他人)、為消費者提供商業信息和建議(消費者建議機構)”等。而這一類別恰好符合人人車業務。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燃財經,在人人車產品還未誕生時,創始人李健曾和某投資人洽談融資事宜,最終該投資人并沒有投資李健,但卻反手就注冊了人人車商標,并在隨后以80萬的價格將其轉讓給了優信。

  人人車因此陷入商標困局,但局面遠比想象中焦灼。“人人車如果想以該商標缺乏顯著性對該商標提出商標無效請求,實際上對他的傷害遠比優信更大。”知識產權服務平臺權大師創始人孟潭告訴燃財經。原因在于,自成立以來,人人車用超過5億元的投入砸出了其品牌價值,雖然現在人人車陷入了資金困境、裁員消息頻傳,業務模式也受到了巨大質疑,但李健信心滿滿,他要“把新戰略堅定不移地執行下去,并于今年之內實現盈利。”

  這就意味著,即便前路坎坷,但人人車“出售自己品牌”的概率微乎其微。眼下,或許人人車唯一能做的就是協商并要求優信轉讓。

  為保險起見,大企業往往都會進行跨類別商標注冊,或者看到其他企業注冊同名不同類別的商標時而發起異議,因此兩個業務上看似毫不相關的公司往往因為商標撞車而產生激烈爭奪。

  2005年,華為便開始申請“榮耀”的商標,并于2008年注冊成功。直到2013年華為正式推出榮耀手機,這之間時隔8年。

  榮耀手機賣得十分火熱,2014年年底,便交出了全年銷量2000萬部、24億美元營收、2億美元利潤的成績單。次年,一款名為“王者榮耀”的游戲上線億。

  王者榮耀給騰訊帶來了巨大的營收,騰訊對其商標也很重視。從2015年到2016年,騰訊注冊了56條關于王者榮耀的商標,類別從軟件程序、賽事推廣、多媒體宣傳到各項周邊產品等45類全面覆蓋,當然也不乏手機。這就意味著,一旦商標通過,騰訊就可以推出“王者榮耀”手機,這很容易和“榮耀”混淆。

  認為利益受損的華為迅速行動,申請否決掉“王者榮耀”這個商標在手機領域上的注冊。雙方針鋒相對——華為在應用商店下架了“王者榮耀”,并且即便用戶通過其他渠道下載,也會被華為提示為高危險性軟件,而騰訊公布的“王者榮耀”60幀手機里也沒有華為。

  騰訊和華為之間的博弈,表面上看是手機廠商與服務提供商利益的糾紛,但實際上華為的業務早就涉及云服務、游戲、視頻等,這多多少少和騰訊有競爭關系,爭端遲早要爆發。

  2016年,福建從事山茶油銷售的寧德市國仕薈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注冊了名為“滴滴傳情”的商標,取其“健康送萬家、滴滴傳真情”之意,進入公告階段后,旗下有“滴滴”商標的北京嘀嘀無限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提出異議,要求不予核準注冊,向國家商標局提交了答辯。

  “北京嘀嘀公司”認為:其旗下的“滴滴打車”軟件進行網上約車已經成為移動互聯網時代下全新的現代化出行方式,與異議人形成唯一對應關系,“滴滴傳情”具有明顯的復制和模仿異議人商標的惡意。

  寧德市國仕薈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認為:“滴滴傳情”作為一個整體,與“滴滴”、“嘀嘀”等在呼叫、中文含義、整體外觀等方面區別明顯,不易產生混淆。“滴滴”、“滴滴出行”并沒有使用在食用油、食用菜籽油、玉米油、芝麻油等產品上,也不易產生混淆。

  事實上,這不是滴滴第一次發出警告。此前中國工美行業藝術大師、蘇州刺繡藝術家鄒英姿在申請“滴滴繡”商標時,也收到“滴滴打車”提出的異議。

  在國內,商標注冊講究先到先得,無論是公司主體還是個人都可以對已注冊的商標提起異議。但工商總局商標局《決定》中明確表示,

  占寶生是江西九江都昌人,70后,在廣州做生意。2006年,占寶生開始涉足汽車用品業,并于2006年6月注冊了特斯拉特斯拉域名,9月注冊了英文“Tesla”和中文“特斯拉”兩個商標。

  占寶生表示,注冊特斯拉出于偶然并不是奔著特斯拉公司而去的,“我從小就喜歡物理,崇拜物理學家,當時想了好幾個名字,比如生、安培,但已經注冊了,但交流電之父尼古拉.特斯拉.CN的域名還可以注冊,就注冊了。”巧合的是,特斯拉公司在2003年便已經成立了,而馬斯克以“特斯拉”命名自己的公司也是為了紀念偶像。

  3年后,也就是2009年,占寶生拿到了“Tesla”商標注冊證,使用權限持續到2019年。但中文“特斯拉”商標并沒成功注冊,原因在于特斯拉通過行政異議程序,讓占寶生的中文“特斯拉”商標失效。

  沒法獲得Tesla標識的特斯拉當然不開心,他們在2012年就想與占寶生對商標轉讓進行談判,最后則因為價格無法談攏不歡而散,這才導致后面雙方對簿公堂。

  按照《商標法》相關規定,連續三年停止使用的商標,則可由商標局責令限期改正或者撤銷其注冊商標。而特斯拉將占寶生告上法庭,意味著作為商標所有者的占寶生需要提供產品的宣傳、生產、銷售等證據。

  占寶生明顯很清楚這些條例,他在2010年已經利用特斯拉品牌推出了產品:一款很多車主都很熟悉的車內裝飾品,兩片嫩的、會擺動的樹葉,托盤是個輪胎模型,并參加了當年舉行的第十屆中國國際汽車用品展,拍下視頻后掛在網上。

  同年,占寶生啟動了特斯拉官方微博,雖然鮮有更新。被媒體質疑“敲詐”后,占寶生又注冊了一個新的微博賬號回應,同時6天內推出了特斯拉官網,盡管網站內除了突出特斯拉商標和汽車圖片外,幾乎沒有其他內容。

  另外,占寶生組建了一個名為“一群特斯拉的瘋子”的團隊,其中包括占寶生本人,其他參與者為化妝品行業生意人、綽號為“王敢敢”的王國生,還有未具名的“首席設計師”和一個設計師,另一個人是被稱為模具專家的印度人馬可。

  按照官方說法,北京三中院在受理特斯拉、占寶生商業糾紛一案后,“積極與各方當事人溝通,通過電話交流、安排談話等方式,向當事人辨法析理,最終使雙方握手言和。”北京三中院的調解在客觀上“為特斯拉公司進入中國市場掃清了商標障礙”。至于占寶生是否獲得了某種賠償,我們不得而知,只知道后來,他又做起了域名生意。同樣遭遇商標搶注的陌陌可沒有特斯拉那么幸運。

  2014年11月,奮斗4年后,剛剛提交了上市申請的陌陌成了被告,理由是其侵犯了杭州尖銳軟件有限公司注冊的45類第“11312563”號陌陌商標。

  公開資料顯示,杭州尖銳軟件有限公司于2012年8月6日申請注冊“陌陌”商標,專用權期限為2014年1月7日至2024年1月6日,其適用的商品/服務列表包括4502社交陪伴、4505交友服務/婚姻介紹/計劃和安排婚禮服務,4503服裝出租等。

  反觀靠匿名社交起家的陌陌,雖然其已經注冊商標超過60個,涵蓋科技應用、地理等多個范圍,涉及第9類可下載軟件、第35類廣告、第38類信息傳送等,但并沒有涉及45類的商標。

  這就意味著,陌陌一直把自己當做一個及時信息交流溝通軟件進行的商標保護。而宣傳的時候陌陌采取了彎道超車策略,集中到了”陌生人交友“這一服務主題上面了,直接催生了“約炮神器”的戲稱。但過多關注業務發展的陌陌似乎并沒注意到商標的重要性。

  商標之戰,從來都是企業的競爭武器,表面上看是侵權之爭,實際上是市場戰略之爭,是未來規劃之爭。“現在很多公司都是業務開展之前先注冊商標,但商標注冊并不是馬上就完成的,中間涉及很多環節,這就意味著人們可以通過企業注冊的商標種類來推測他們未來可能的業務布局。”孟潭告訴燃財經。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商標之戰更像是一場持久戰。“現在來說,中國的知識產權領域還有很多法制比較模糊,一沒有明確的條文,二是很多法院沒有相應判例(法律上指判決的先例。雖然中國屬于法系,不屬于判例法系,但法院在對訴訟案件進行判決時,之前其他法院進行的相同或類似案件的判決依然可以作為參考或借鑒)。”孟潭表示。因此,我們看到無論是微信還是vipabc等企業的商標之爭都花費了2年甚至更久的時間。

  當然,本文所呈現的也只是一個小小的側面,商標問題絕不僅僅存在于互聯網行業,在傳統行業也隨處可見,比如拉鋸多年的王老吉與加多寶糾紛、南北稻香村的爭議、紅牛商標授權等等。

  對于不斷進化的企業來說,他們需要把商標和業務列為同等地位,而不是業務先行商標隨后。一些吃過虧的企業顯然已經意識到這點。“之前大家找到代理機構更多需要的商標注冊業務,但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提出的是監控和跟蹤的需求,也可以看出企業對商標的定位從單純的防御走向了更全面的商業運用……從商標窺視商業也會成為越多越多創業者、企業家的共同認知”,孟潭表示。

  而過去的種種案例告訴我們,如果對商標的重視不夠,那么類似的故事周而復始上演,商標的戰爭也永遠不會停止,就像北京輕松籌遇到的此次商標危機一樣。

大神棋牌受害者群